《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首页> 热门> 倪瓒
无锡博物院开放十周年特展 汇聚十类艺术品

无锡博物院开放十周年特展 汇聚十类艺术品

由无锡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办、无锡博物院承办的“梁溪折桂——无锡博物院开放十周年特展”在无锡博物馆中区三层展区开幕。展览将持续至2019年1月8日。

佛教赵孟頫宋徽宗倪瓒草书观音像牙雕

台湾现代艺术的承接与融合

台湾现代艺术的承接与融合

二十世纪的台湾艺术站在历史的交叉口,一方面贯承中国文人画的传统,另一方面在日本殖民时期受到了的西洋画派影响,成为塑造亚洲艺术独特面貌的重要一环。

故宫博物院山水画潘玉良倪瓒朱铭席德进廖继春

浅析文同与“湖州竹派”

浅析文同与“湖州竹派”

从绘画史角度看,中国墨竹画科的出现要远早于“湖州竹派”,但“湖州竹派”起始于北宋,因文同而开派立宗,却是十分明确的。

故宫博物院中国美术学院苏轼倪瓒郑板桥

中国画里的秋

中国画里的秋

深秋有种生命的味道,金黄的、饱满的、永恒的,伴着古老的风和远行的人,好像永远不会凋零一样,嗅到了,看到了,就像久违的一道好茶,激起了我们另外一种想象。

董其昌赵孟頫黄公望倪瓒蓝瑛董源秋天

“醉”美蟹之味

“醉”美蟹之味

对于爱吃蟹的人来说,生长在长三角真是一种福气。吃蟹,其实是一件略有些麻烦的事,却偏要自己剥才有趣味和仪式感。

上海南宋倪瓒糟螃蟹黄酒

悠哉悠哉!古代美人是这么消暑的?

悠哉悠哉!古代美人是这么消暑的?

古人没有电扇、没有空调,是如何避暑消夏的呢?炎炎夏日下,或栖于树荫下,或倚靠水畔,古人避暑的方式完全是天然的,且极富格调。

文徵明石涛苏汉臣倪瓒高士图宋旭

 江东之家何以因之分清俗

江东之家何以因之分清俗

对元代高士倪瓒的画作,明代孙克弘记有“石田云:云林戏墨,江东之家以有无为清俗”,事实上,倪瓒一生以清高自励,也被人所公认的。

董其昌赵孟頫谢稚柳仇英黄公望倪瓒诗书画

倪瓒:画如其人

倪瓒:画如其人

在中国艺术史上,画得好的不少,但在性格和癖好方面都让人眼前一亮的画家,可能只有倪瓒。

乾隆富春山居图黄公望倪瓒范宽

倪瓒的怪癖和画

倪瓒的怪癖和画

在中国艺术史上,画得好的不少,但在性格和癖好方面都让人眼前一亮的画家,可能只有倪瓒。

山水画乾隆影响倪瓒

上博常设展更换展品 这回又是谁的佳作

上博常设展更换展品 这回又是谁的佳作

4月26日,上海博物馆发布了关于中国历代书法馆、中国历代绘画馆常设展更换展品的公告。

董其昌赵孟頫宋徽宗黄庭坚倪瓒上海博物馆

王蒙《天香深处图》领衔香港佳士得秋拍

王蒙《天香深处图》领衔香港佳士得秋拍

本次中国古代书画秋拍精选之作,为王蒙《天香深处图》。王蒙与黄公望 (1269-1354)、吴镇 (1280-1354) 和倪瓒 (1301-1374) 齐名,合称为「元四大家」。

秋拍董其昌沈周黄公望倪瓒佳士得王蒙

“变装秀”的乾隆仿古行乐图

“变装秀”的乾隆仿古行乐图

清代乾隆仿古行乐图是以内府收藏古画为底本的仿古行乐图,为何在乾隆朝会出现此类仿古行乐图?画中所绘情境是真实还是虚拟的?乾隆帝试图通过这些画作表达怎样的意涵?

收藏山水画故宫博物院乾隆康熙倪瓒

王蒙《竹石轴》臆说

王蒙《竹石轴》臆说

即便是那些以山水见长的画家,偶尔戏做的竹画也能让我们叹为观止,且记忆犹新。

收藏张大千乾隆倪瓒

仇英(款)《清明上河图》拍得143.75万元

仇英(款)《清明上河图》拍得143.75万元

古代书画特有的历史价值,而其稀缺的存世量也决定了古代书画必然在今后的艺术品市场中占据重要地位。本次拍卖会古代书画版块分为两个专场,共有800多件作品。

拍卖嘉德仇英倪瓒文徵明书画

台北故宫博物院的“笔墨见真章”与“看画·读画”

台北故宫博物院的“笔墨见真章”与“看画·读画”

台北故宫博物院自7月1日至9月25日的“笔墨见真章:历代书法选萃”及“看画·读画:历代名迹选萃”两项大展,将挑选历代书法与绘画精品,从时序发展的历程来述说历史。

绘画台北故宫博物院黄庭坚张旭倪瓒赵叔孺

匡时春拍:庞氏家族藏古代书画夜场

匡时春拍:庞氏家族藏古代书画夜场

此次匡时2017春拍“澄道——庞氏家族藏古代书画夜场”,得其家族旧藏:如倪瓒《溪山亭子》上款人为南宋名臣虞允文后人虞堪,有元代张羽、妙应题跋等书画作品。

春拍匡时仇英倪瓒董其昌张羽

认识了倪瓒才知道 以前遇到的洁癖都是假洁癖

认识了倪瓒才知道 以前遇到的洁癖都是假洁癖

倪瓒(1301-1374),元代画家、诗人,常州无锡梅里(今江苏无锡)人。字元镇,号云林子、荆蛮民等,与黄公望、王蒙、吴镇三人并称为“元四家”。

画家黄公望字画倪瓒

高士王绎与高士倪瓒共画高士杨竹西

高士王绎与高士倪瓒共画高士杨竹西

现代人喜欢拍照,过个春节手机内存塞满的不在少数。有了自拍杆和美颜,照片更是美不胜收——这是重视自我存在的时代。其实,人对存在感的在意,古来早有之。

肖像画赵孟頫元代台北故宫博物院倪瓒